秦时中在心中已经暗暗做好了打算,他是绝对不会忍下这口气的,若是有机会,他一定要替沈云薇报仇。

便是周世轩又如何,就算是神仙,他也忍不了。

这天,沈云薇去了沈府,想要看望一下她的小侄子,到的时候,就见沈大成正抱着孩子,逗孩子笑。

而丫丫则坐在床边上陪着朱氏说话。

一家人其乐融融的,她看着都忍不住开心。

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此了。

一家人和和美美平平安安。

“哥哥,嫂嫂。”她喊了一声,便是走了过去。

“云薇,你怎么来了?”朱氏笑问。

“当然是来看望嫂嫂的呀,怎么样,嫂嫂恢复的还好吧?”沈云薇问道。

朱氏点点头:“嗯,还好呢,这成天躺在床上,吃喝都有人伺候着,什么活儿都不用干,能不好么,都长肉了。”

沈云薇笑道:“长肉是好事儿呀,白白胖胖的多好看,多有福气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沈大成附和道。

“你瞧,哥哥都说是了,嫂嫂有啥好担心的,再说了,这稍微长点肉,气色都好看多了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沈大成又说道。

朱氏看了他一眼:“行了,你就闭嘴吧,就知道起哄。”

“我可不是起哄,我说的都是真心话,妹妹说的没错,媳妇涨了点肉,脸色都红润好多了,人家生一个孩子老几岁,你这生个孩子还年轻好几岁呢。”

沈云薇听了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哥哥真是进步挺大啊,可比从前会说话多了,瞧这话说的多漂亮啊,都这么会哄媳妇了。”

沈大成哼了一声:“怎么你也说我是在哄媳妇啊,我才不是,我说的都是实话,媳妇看上去本来就像是年轻了好几岁嘛。”^

朱氏听了心里美滋滋的,嘴角止不住地上扬。

沈云薇一脸羡慕地说道:“哥哥嫂嫂感情可真是好,而且是越来越好。”

多少夫妻都是开始黏黏腻腻难舍难分,日子久了就嫌东嫌西互看不顺眼了。

可沈大成和朱氏两人的感情倒是越来越好了,比从前那会儿在秀水村更好了。

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说着怪羞人的。”朱氏说道。

沈大成笑道:“这有什么好害羞的,都是自家人,再说了,我说的可都是实话,又不是什么油腔滑调,媳妇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,我也不知道上辈子是积了什么福,今生才能娶到你做媳妇。”

沈云薇听了之后哎呦了一声:“好了哥哥,你是故意的吧,就算是自家人,也不带你这样的,当着我的面这样秀恩爱,我知道你和嫂嫂感情好,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。”

说完,她就笑了。

朱氏早就红透了耳根,然后嗔怪地看了沈大成一眼:“你,你也真是,说了不要说这些话了,你不羞人我还觉得羞人呢!”

沈云薇看着他们说道:“行了行了,我看啊,我还是走吧,我觉得我来都是多余的,还打扰到你们夫妻甜言蜜语了,那我走行了吧?”

说着,她笑了笑,就准备离开了。

朱氏喊道:“妹妹你可别就走啊,这才刚来呢,就走什么,你可别跟你哥一般见识,他啊,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了,整天就知道对着孩子傻笑,还时不时说点这些甜到发齁的话,真是的,都这把年纪了,也不知道害羞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好害羞的,你们是夫妻啊,这些不都是夫妻间正常的交流么,再说了,什么价这把年纪了,嫂嫂和哥哥都还年轻着呢,这才多大啊,就一把年纪了,真是。”

沈云薇笑道,她知道朱氏性子虽然也烈,但思想还是很保守的,所以听到沈大成这么说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。

“就是,就是,妹妹说的没错,我们才多大啊,什么一把年纪啊,你啊总是想这些,你才二十多岁,哪儿就老了?”沈大成回道。

“哥哥说的也没错,嫂嫂可不要觉得什么老啊老的,你们才不老了,你们在我心里永远还是那对甜蜜的小夫妻,看到你们越来越幸福,我真的是由衷地替你们开心。”沈云薇对朱氏说道。

之后,沈云薇又和朱氏聊了一会儿,聊完之后,她又去看望沈父了。

她听秦时中说,已经给沈父找了个可以说话的伴儿,是个可以一起下下棋的老头儿。

年纪与沈父差不多大。

她去的时候,两人正在院子里下棋。

因为沈父不会下棋,所以这个老头还得教他。

有新鲜事儿伴着,沈父果然不去胡思乱想了。

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显得有精神许多。

所以这人啊,还是需要朋友的。

沈父自打有了这个棋友之后,话也便的多了,笑容也多了。

她本来想过去和沈父说说话,但见沈父在认真地听对方教下棋,她便没有过去了。

省的打扰到沈父学习。

她远远看着,看着沈父那开心与对方交流的样子,她也很开心。

看到沈家的人都开心幸福,这是对她最大的慰藉。

只是她可怜的娘亲,被陆华浓给害死了。

而今她都没有听到秦时中说起陆华浓的事情,也不知道陆华浓那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

看来回去得问问秦时中了。

说好了不能轻饶了陆华浓的。

可不能因为陆华浓躲回了鞑靼,就不回去找她报仇了。

杀母之仇可是不共戴天的。

沈云薇想到这,便是默默地转身离开了,没有去打扰沈父。

离开了沈府,她就回了平恩公府,彼时秦时中还没回,她倒也不那么心急。

禁止转码、禁止阅读模式,下面内容隐藏,请退出阅读模式!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